1分排列3

                                                          来源:1分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8-10 10:52:40

                                                          此外,结合最高院精神损害赔偿金意见的第7条2款“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具体数额,还应当注意体现法律规定的‘抚慰’性质,原则上不超过依照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所确定的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额的百分之三十五,最低不少于一千元。”的规定,精神损害赔偿金原则上在118.668253万元以内。因此才有了观察者网之前报道中出现的总计赔偿金457.720403万元这样的数字。

                                                          国家赔偿法第33条规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而作为赔偿金标准的上年度(2019年)平均工资,最高院已经结合统计局5月的数据下发了通知,日均346.75元。因此,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可主张3390521.50元(346.75元/天*9778天)。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7月9日该案再审开庭时,张玉环曾当庭讲述他被刑讯逼供的细节,并报出了办案民警的名字。

                                                          当然,国家赔偿只能对他法律上的无罪做出一点补偿,其更期待的应该还是对当时办案人员的刑事追责。

                                                          结合2010以及2012年修改的“国家赔偿法”以及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对于张玉环可能存在的国家赔偿的计算已然有了一个较为明确的范围。

                                                          8月8日,张玉环在两个儿子的安排下,同儿媳和孙子孙女9人一同离开张家村老宅,搬进了县城里花1000元租下的一间三居室,准备暂时住一段时间。这些天来,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不断重申,案件在侦查过程中,他遭到了办案人员严酷的刑讯逼供。他表示,希望有关部门能启动追责,“一定要追究这些办案人员的刑事责任。”

                                                          徐文海:为何国家赔偿能到位,却鲜见对办案人员的刑事追责?【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徐文海】

                                                          对于张玉环此前提出的希望当地政府帮他解决住房问题,汪义华表示,将根据农村的危旧房改造政策,由相关职能部门跟乡村干部和张玉环本人进行对接和申报。

                                                          8月10日,进贤县委政法委副书记汪义华告诉澎湃新闻,对于是否重启二童死亡案调查及对办案人员启动追责,“是公安部门的事”,“要组织定的话才能告诉你”。

                                                          针对两孩童死亡案是否重启调查及是否对当年办案人员启动追责等问题,8月10日,进贤县公安局政治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相关事宜目前由进贤县委政法委统一协调部署,有新进展会再告知。